电脑版

大额减值拖累业绩 亚联发展金融科技转型坎坷

时间:2020-03-16 15:39    来源:中国经济网

本报记者李晖北京报道

依靠收购第三方支付业务转型金融科技,A股上市公司亚联发展(002316)(002316.SZ)终于在2018年扭转亏损局面,而一波由资产减值带来的冲击再次使其2019年业绩由盈转亏。

近期,亚联发展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营业总收入42.03亿元,同比增长6.85%;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47亿元,同比上年1亿元降幅达247%。

对于上述业绩大幅下滑的原因,亚联发展披露主要来自公司对资产减值准备金的计提,涉及内容包括:公司参股的深圳盈华小额贷款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盈华小贷”)计提投资亏损;公司本年度计提资产减值准备大幅上涨;第三方支付业务上海即富信息技术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即富”)2019年业绩不达预期等。

虽然未能进一步明确上述资产减值的相关细节,但亚联发展方面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公司会继续将金融科技业务作为工作重点,将在可能的情况下进一步围绕第三方支付产业链进行并购,不断提升公司的盈利能力和综合竞争力。

大额坏账引发减值

根据亚联发展《关于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合计1.15亿元的资产减值准备包括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发放贷款及垫款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等项目。而根据更早前公司《2019年度业绩预告修正公告》显示,“发放贷款和垫款坏账准备”主要来自盈华小贷。截至2019年12月31日,盈华小贷发放贷款余额约4.03亿元,相应计提贷款损失准备金额约2.78亿元,对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的影响约为1.39亿元。以上述数字推算,盈华小贷的放贷损失率惊人。

记者查阅公司2019年中报发现,盈华小贷在2019年1~6月发放贷款2.7亿元,营收2407.6万,利润1577.3万元,经营尚未出现明显异常。同期,亚联发展从盈华小贷获得的投资收益为788.7万元。

但情况在下半年突然变化。记者注意到,最晚从2019年9月起,盈华小贷已经出现资金紧张的苗头。当月,盈华小贷登记了股权出置信息。对此,亚联发展方面向记者表示:该操作并不来自于亚联发展持有股份的质押。

根据企业工商信息相关介绍,盈华小贷在最初成立时定位是利用股东平台资源连接核心厂商上下游,提供小额金融串联供应链、仓储等业务,但在股东变更后其主要业务走向并不明晰。

此外,由于该公司未与亚联发展财务并表,因此在上市公司财报中着墨不多。一位接近亚联发展的人士向记表表示:该部分坏账的具体数额和情况未来可能会在审计报告中给予结论。

记者从一位知请人士处了解到:虽然亚联发展持有该小贷公司50%的股份,但更接近于投资行为,几乎未参与“实际经营”,因此放贷方向、坏账原因等,都还需要时间去摸查。

通过查阅此前财报,记者发现,应收账款、发放贷款及垫款在此前财报科目中归为“信用减值”,于中报计提1271.7万元,三季报计提金额升至5244.7万元。按照《2019年业绩快报》数据折合计算,四季度计提减值金额约6000万元。大量减值计提集中在三四季度爆发。

值得注意的是,监管近年来始终关注通过计提大额资产减值准备实现业绩“大洗澡”,杜绝把资产减值作为后续业绩“甜品盒”,因此上述集中性大额减值的合理性值得关注。

支付业务规模升、利润降

除了来自盈华小贷的坏账损失,公司业绩下滑因素还包括主营业务第三方支付2019年业绩不达预期,原因主要来自因市场竞争加剧整体毛利率下滑导致盈利能力下降,对上市公司归母净利润的影响约为2160万元。

2016年10月,亚联发展以现金9.45亿元购买持牌第三方支付机构上海点佰趣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后更名“开店宝支付服务有限公司”)股东上海即富45%股权,获得上海即富实际控制权,曲线获得第三方支付牌照,亦开启“金融科技+专网通信”双轮驱动的主业转型。

2016年~2018年,上海即富业务增长迅猛,超额完成了并购时1.5亿元、2亿元、2.5亿元的利润承诺。2019年是对赌期后的第一年。根据亚联发展2019年半年报,期内上海即富实现营收18.88亿元,同比增长34.77%,净利润1.75亿元,同比减少2.67%;归母净利润7576万元,同比微降。彼时数据尚未看出明显“不及预期”的苗头。

上海即富主要依托全资子公司“开店宝”提供针对小微商家场景的数据和支付服务,拥有全国范围内银行卡收单资质。近年来,其交易量业务增长迅速。财报数据显示:2018年年报,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累计处理交易金额为34302.37亿元(双边)。2019年上半年,公司第三方支付业务累计处理交易金额为20605.16亿元(双边),同比增长47.97%。

一位上海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其在去年10月看到的一组内部数据显示,即富旗下开店宝的收单交易额在1500亿元左右(单边),在收单机构里排名在5到7左右。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业务交易金额的扩大,公司毛利率却开始下滑。根据2019年中报,亚联发展第三方支付收单服务的毛利率下降约4成,成本上升约100%,业务成本增速大幅跑过业务营收,原因涉及交易规模扩大、机具折旧和分润提升。

根据亚联发展2017年年报、

2018年中报、2018年年报、2019年中报数据显示,公司第三方支付收单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48.13%、44.90%、35.01%、28.10%,下滑较为明显。

有北京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对于毛利率口径,支付机构尚未有统一标准。费改后,通常的模式是,支付公司利润=总交易量×(商户交易费率-银联结算成本费率)-代理商非封顶部分分润。“给代理商的分润通常是收单机构的最大成本支出,近年来随着业务竞争日益激烈,也考验机构议价能力。”

记者查阅与亚联发展类似以第三方支付为主营业务的上市公司

海联金汇、仁东控股、新国都等。其2019年半年报毛利率从20.19%~27.81%不等,同比有升有降。

记者注意到,上海即富服务的商家多为小微商户,去年以来即富确实在小微商户B端布局上动作不断,收购了小微零售系统平台全城淘51%的股权、并与亚联发展参股公司深圳华阳信科技发展有限合作公司,谋求提升SaaS服务领域的解决方案能力。此外,上海即富在2019年也在东南亚市场进行业务布局,收购了新加坡支付公司EZY。上述布局也一定程度影响到即富的利润结构。

价值协同挑战

亚联发展公司原名键桥通讯,此前主业定位于专网信息通信的集成服务。2016年,为应对主营业务单一风险,改善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和抗风险能力,公司通过外延式并购获得上海即富控制权,推动公司在金融科技大数据等战略新兴产业领域的布局。

根据公司2016年并购时相关公告,彼时公司已通过设立或参股小额贷款公司、基金管理公司、证券公司、相互保险组织、数据交换服务公司、大数据公司等方式,布局大数据和金融领域。

不过从2019年中报来看,除上海即富以外,其余投资布局尚未对母公司贡献明显利润或协同价值。

虽然公司目前定位于专网通信和金融科技双轮驱动,但在近年来的营收占比不断下降,根据2019年中报,第三方支付行业营收占比达到89.98%,专网通信业务占比仅有约10%。

据记者了解,亚联发展内部倾向以拉卡拉为对标,虽然二者以收单业务为主营的商业模式具有一定相似度,但目前市值上却仍存在较大差距。这一方面来自于其业务模式、牌照单一带来的外延价值有限,另一方面,也来自公司对金融科技的标签打造上似乎始终缺乏明确的战略规划。

虽然营收已经高度依赖于第三方支付业务,但在财报中,专网通信业务始终占据主营业务介绍首位,金融科技业务版图中除了上海即富第三方支付业务,此前规划的数据业务和金融业务未形成明显营收和价值共振。而双主业之间亦未看到明确的协同关系。

前述上海支付行业人士向记者透露:亚联发展上市公司体系内此前以专网通信为主业,并不熟悉第三方支付,在2016年收购后,为确保业务延续性和效益最大化,即富仍保持相对独立经营至今,仍由此前的团队继续运作。

去年9月,为进一步巩固对控股子公司上海即富的控股权并增强公司在第三方支付行业的影响力,亚联发展筹划通过非公开发行股票再收购上海即富20%股份。后“由于2019年第四季度资本市场环境变化并结合公司实际情况,经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后中止”。

前述人士透露:“而从此前收购中止来看,到底是否继续强化控制权上,还是继续给即富管理层更多股权激励来创造业绩,可能还没有明确答案。”